当前位置:首页 | 新闻中心 | 最新公告 | 正文

费玉清告别演唱会4月7日唱到杭州

发布于:2019-4-3

费玉清告别演唱会47日唱到杭州

 

费玉清告别演唱会47日唱到杭州,退隐之后想做的事

330日晚,18000人的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没有一个空位,也是对小哥最体面、最高规格的“送别礼”。

演唱会刚结束,还来不及脱下一身暗粉色西装的小哥,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
谈及47日在黄龙体育馆举办的杭州告别演唱会,他说,自己退隐后,急于想做三件事,其中之一就是去西湖好好玩一下,“东坡肉也可以吃整块了,退休了嘛,可以稍微放纵下。”

费玉清告诉记者,只要身体正常,唱歌从来不是自己太担心的问题,他烦恼的是什么?选歌。“不惭愧地说,因为我好听的歌实在太多了。”

尤其是这次告别演唱会,最后一次给大家唱歌,每首歌都像是自己的孩子,选哪些,不选哪些,似乎都舍不得。

据一位工作人员透露,费玉清在私下聊天时曾说,如果场馆没有时间限制,他真想花三天三夜,把出道这么多年的歌一首首全部唱完,“他觉得这样才对得起观众。”

所以在这次告别演唱会的策划阶段,费玉清为数不多的几回熬夜,都是在挑歌。早上起来,助理经常能看到纸上密密麻麻的歌名,有些写了又划掉,有些划了再重写。

他还特别挑选了《南屏晚钟》放进安可部分,并憧憬在杭州站的告别演唱会上唱这首歌,会是怎样“浑然天成”的契合感。

在他看来,观众花钱买了票进来听歌,是件开心的事,“我应该带给他们欢乐,所以还是多唱几首歌吧。就像跟老朋友马上就要告别,多聊几句才最实在。”

唱完,又真诚地向歌迷致谢,“谢谢各位朋友丰富了我的人生,再次感谢大家!”

2018927日,63岁的费玉清晒出一封亲笔书信,写道——

“当父母都去世后,我顿时失去了人生的归属,没有了他们的关注与分享,绚丽的舞台让我感到更孤独,掌声也填补不了我的失落,去到任何演出的地点都让我触景伤情,我知道是我该停下来的时候了,停下来我才能学习从容地品味人生。”

费玉清父亲离世的时候,演出商谢奕恒正带着他在苏州录《天籁之战》,那边的消息是先发到老谢手机上的。当时节目还没录完,大家商量半天,觉得瞒不住了,还是决定告诉费玉清。

敬业如费玉清,兢兢业业把剩下的节目全部录完,然后默默买机票回台湾。在去机场的路上,小哥跟谢奕恒说了一句话——“艺人没有在人前悲伤的权利”,至今回想起来,都让谢奕恒万分扎心。

“父母亲都走了,可能确实让他想通了一些事,所以做出了(退隐)这个决定。”谢奕恒说。

费玉清告诉记者,其实自己萌生这个想法已经有两年了:“唱了四十几年的歌,是到了该停止工作脚步的时候,既然选择了这个决定,还望得到大家的理解和尊重。”

17岁踏入歌坛至今,费玉清甚至连阿里山都没去过,“人生就是这样,你在工作方面得到了荣誉和掌声,但是也失去了很多常人的享受。”面对记者,他有些感叹地摇了摇头。

说到退隐后的生活,费玉清竟像个孩子一样,流露出些许期待。“从此伺花弄草,寄情山水”,他侧着脑袋说。